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区镇快递 > 正文

吴窑镇:治沙改土断穷根 良田万顷富百姓

最近,行走于吴窑镇,一眼望去,一马平川,特别是金秋时节,金灿灿的麦穗儿彰显出丰收的景象。但其实在解放初期,这里是沙洲、沙脊构成的高沙土地区,高低不平、沙粗且厚、漏水漏肥、十年九荒。勤劳、坚强的如皋百姓,一直力图改变这方赖以生存的水土,而彻底改变高沙土面貌的壮举,是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期间的治沙改土运动。

近日,记者来到吴窑镇,见到了几位治沙改土运动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听他们讲述了那艰辛又喜悦的过去。

穷则思变 发出治沙改土的呐喊

薛仁祥今年79岁,1969年,29岁的他参与了本镇的治沙工作。薛仁祥告诉记者,在治沙工作开展之前,这里的土地高低不平,不少老百姓用“高似狼山,深似海”来形容。薛仁祥说,那时候实行的是两熟制,夏熟种小麦、大麦、原麦、蚕豆和豌豆,秋熟种玉米等杂粮,虽说种的种类多,但年总产量每亩在350公斤左右,可以说产量非常低。

为了改变农民耕作条件,调整农业结构,提高粮食产量,老百姓们万众同心,向高沙土“宣战”,擂响了削平高沙土、实现“旱改水”的战鼓。薛仁祥说,整个如皋大规模开展治沙工作是从1970年开始的,但吴窑镇的治沙工作从1969年下半年就开始了。在治沙工作期间,全县调借了五个公社的近10000多人参与到吴窑镇的治沙工作中。“当时除了调借过来的人,我们本公社的人可以说是男女老少齐上阵,一些妇女自发组成小分队,男人们用担子挑泥,女人们就用小推车,甚至,不少放学回来的孩子也加入其中,帮着拉推车。”薛仁祥说,当年每个人都是铆足了劲儿与沙土较劲,共整治沙土面积20000多亩。

采访中,薛仁祥指着路边的一条河告诉记者,这条河就是当年治沙期间挖的,叫南横港河。“当年为了实现旱改水,我们一共规划了三横五纵共8条大河,另外还有四级河43条,干支渠67条。”薛仁祥说,这些河流的挖建,保证了之后农田的供水,也是治沙改土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步骤。

挖断穷根 想出治理瘠土的妙方

沈世如今年74岁,治沙改土时,他任沈甸大队支部书记。他告诉记者,治沙工作不仅仅只是将土地挖平,还需治理贫瘠的土壤。

沈世如说,在削平高沙土时,高地上的熟土被挑平了,剩下的就只有瘠土,不适宜种植粮食。为此,他们采取了“一红、二绿、三黑、四配套、五还田”的方法来进行改土,把土地改肥沃。沈世如介绍道,一红就是把河水里沉淀下来的淤泥捞上来,运到田里;二绿就是种植绿肥,等这些绿肥长到一定程度时,把他们挖出来,埋到田里;三黑就是把农民自己家里的鸡灰、羊灰等平铺进田里做肥料;四配套就是把农田的四周挖沟,让沟沟相通,旱涝保收;五还田就是把田里的秸秆等用拖拉机埋进田里。

“3年下来,我们这里的土壤变得很肥沃,亩产量也得到很大提高。上熟麦子、早秋玉米加水稻,与原先没有削平高沙土之前比,产量翻了一番,年总产量每亩田达到700公斤左右。”沈世如说,到现在,吴窑镇的人们还在使用这个方法。

“如果不是削平高沙土,我们现在分田到户,实行责任制是实行不起来的,因为田块太凌乱,太复杂,不可能你家拿高田,我家拿低田。高田久旱失收,低田三天雨一下,也会失收,如果要块块田家家有,那个面积太小了,没有办法耕种。”沈世如说,削平高沙土不仅是产量提高,而是给世世代代都来带了好处。

遭遇灾害 始终保持继续的勇气

吴经纶今年73岁,是原吴窑镇农技站站长。他告诉记者,1972年是吴窑镇开展治沙工作后,第一年大规模地种植水稻,然而这一年,由于对水稻种植技术的不熟悉以及自然灾害,第一次种植产量很不理想。

“那个时候提倡三熟制,上熟种麦子,秋熟种玉米,玉米收了之后再种植水稻,水稻的种植时间是7月25日,最迟到8月5日,但因为此次种植面积太大,人们又没有种植水稻的经验,一直到8月10日才将水稻全部种完。而且这一年,霜来得特别早,很多种植得迟的稻子还没有完全成熟,还在灌浆期间,导致很大一部分面积的水稻出现失收现象,这一年产量很不理想。”说起当时的情景,吴经纶仍是一身冷汗。

吴经纶说,老百姓们为了栽种水稻吃了很多苦,最后看到出现这种现象还是很难受的,但他们也没有丧气,而是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第二年继续干,并且获得了很好的收获。“终于,老百姓的粮食够吃了,再也不要挨饿了。”吴经纶感叹道,治沙改土土地改好了,农业高产、稳产了,生活变好了,但是人们并没有满足于此,停滞不前,而是继续发扬治沙精神,发展二产三产,如今甩掉了“小六子”的帽子,成了百强县,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越来越高,生活越来越幸福。□融媒体记者吴环宇 郭皋彭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慧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