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发布

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文化视线 > 正文

串 门

□吴光明

遇到从小在农村一起长大以后同在一座县城工作的老乡,闲聊中他开玩笑地说:“进了城我们串门太少了,几年加起来还不如在老家几天多,这样下去见了面还认不得了呢!”如此感慨,不禁让我回想起母亲宁可呆在乡下也不愿与我们生活在城里的一段往事来。

那是一年“春晚”,我听完歌曲《常回家看看》,感慨万千,想到父亲去世早,是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兄妹几个拉扯大,如今母亲已是80岁的人了,该让老人家好好享点福了!再说,常回家看看怎么也比不上把她带在身边好。于是,两天后我就将母亲接到城里,并将她安排在一间向阳的房间里。刚开始,带她逛逛街,她还感到有些新鲜:城里楼高、店密、人多,比乡下热闹多了。可两个星期一过,她就嚷着要回农村,问她为什么,她说农村忙,要替孙子看看门、替替手脚。我有些纳闷:是妻子服侍得不好?还是不孝顺?想来想去都不是。有一次,我下班比较早,回到楼下老远就看到母亲站在阳台上隔着窗户往外张望。这下,我全明白了,原来是我那被封得严严实实的楼房给母亲的天地太小了。我知道,母亲的手腕力量根本打不开家中那扇沉重的防盗门,平时她进出家门都要我们帮助,我们上班了就等于把她一人锁在家中了,她哪里也去不了。当然,她就是出去了也是两眼一抹黑,只见楼房一栋栋,家家大门紧闭,想串个门也难。后来,尽管我们再三挽留,她老人家还是回到乡下老家去了。为此,我曾写过一篇散文《难留母亲》,表达了母亲对自由自在乡村生活的执着与坚守。

我深知,母亲在老家人头熟,有她串门活动的天地。不用说,全村人她个个认得、家家熟悉,就是周边村的人路过老家,她都能分辨出他们是哪个村的。有时母亲还招呼他们进屋歇一歇、喝口茶,临走时他们有的也邀请母亲去他们村走走,逢上他们村演戏或放电影,他们会千方百计拉母亲去看。

记忆中,老家那块宅地也特别适合串门聊天。一条S形大道由南而北穿园而过,大道两侧房屋东西相向而建,门对门,屋连屋,加上宅地上的十几家住户都是清一色吴姓家族,依然是一家人。平日里,每家每户的大门从早到晚都是敞开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串门几乎是家常便饭。母亲老实本分、为人随和,邻居们有事没事都喜欢来我家坐坐,与母亲聊聊。母亲也喜欢带上针线盒或是要剥的花生、玉米等去邻居家凑凑热闹,一边干活儿,一边聊天,天南海北,无所不及,直到想起该做饭了才赶回家。老家临近南通,母亲喜欢看南通的僮子戏,邻居们只要得到消息就会第一时间告诉母亲,并陪同她去看,看完再把她送回家……如此串门,有喜事大家分享,有难事互相帮忙。母亲就喜欢生活在这样的天地里,条件虽比不上城里,却比城里悠闲自在,直到她近90岁高龄安然离世。

其实,串门这样的乡村生活方式,我比母亲更喜欢。小时候,与村里一般大小的孩子割猪草、掏鸟窝、捉迷藏……从张家串到李家,从村东头串到村西头,几乎踩平了全村家家户户的门槛。进城数十年来,只要回到老家,我总要到村里转一转,找几个熟人聊一聊,拾回儿时美好的记忆。

如今,我和我的后辈们都生活在城里,城里楼群越来越高,社区条件越来越好,不用说,小日子也过得越来越幸福。然而,我总感到,城里户户大门紧闭,“老死不相往来”,即便同住一小区,甚至同住一栋楼同一单元,对门都相逢不相识,邻里关系怎么也比不上乡村那样的热热闹闹、和和睦睦。

近闻有城市举办“邻居节”“百家宴”,开展认对门、爱心门铃、义诊义教、卡拉OK大家唱、趣味运动会等群众活动,为互相串门、沟通邻里关系牵线搭桥,鼓励人们打开大门,走出去主动接触身边的左邻右舍,创造信任、友谊、和谐的共同生活环境。倘能普遍推广,全面铺开,不失为是对人们美好生活的一种满足!我期待……

如皋市文化广播电视传媒集团、中共如皋市委新闻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母亲 串门 城里
责任编辑:陈慧伦
0